Mr.Husky

会飞的哈士奇

等你

等你
作者:徐平

我就站在这里
等你
就像夏日等待秋季

我始终站在那里
等你
就像来生等待前世

不是孤傲也不孤寂
反正秋天来了
满身红红地等你

不是伤情也不叛逆
反正夏天走了
我都还在等你

等你的
还有云儿
漫山遍野的呐喊肃静而又神秘

马儿也在等你
没有了伴
怎能独自去远方的水草地

3

漠河旅行第四天

从日出到日落
我在最北的阳光里拍照
我在最北的餐馆吃饭
我在最北的雪里滑雪
我在最北的邮局寄给你明信片

漠河行第三天

今天是雪地里的公路电影,一路的疾驰,一路风景,望见了九曲十八弯,在河上开了一把冰上摩托车,眺望了龙江第一湾,上了屎尿全冻成冰的厕所,在黑龙江国界线边躺下睡觉,在万里雪地的一家餐馆吃饭,在最北点裸上身留念,在界碑上敬礼……
白雪白雪
桦树桦树
汽车旅人
(人累字少)

1

旅行第二天
26小时的火车真是度日如年,怀揣着期待,任何等待都显得漫长。带来了Kindle下好书了,零食买了一大堆,已经做好了长征的准备。隔壁铺的全家老小也是去旅行的,比较闹腾,不过不影响我们旅行的心情。我基本上除了看书就是睡觉。一觉醒来,太阳已经在眼皮上打转了。突然发现窗外的风景别有一番情调,或许睡觉消减了疲劳,更有精力去欣赏了。我看着窗外冰天雪地,一会穿过杨树林,漫山遍野的树,光秃秃,细细长长的,安静的伫立在这,温暖着冷冷的轨道,欢迎来者;一会穿过房屋群,统一的房子高度,整整齐齐排列,路上看不到行人,却看到挨家挨户的炊烟袅袅。通透的阳光穿过玻璃,将安静祥和的冬日描绘在车窗上,好像看着关于雪国...

旅行第一天
“好像有点装不下啊”出发前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喊道。我妈从亲戚家借到的军大衣,我没想到放不下我20寸的行李箱。出乎我的意料,正儿八经的军大衣竟然这么扎实,宛若一床移动的被子。二娃说你在成都穿这个,里面可以只穿背心了。不过还是二娃厉害,硬是把他塞下了。我的行李箱好像一口吞下了大胖子,胀鼓鼓的,一副完全吃不下其他东西的感觉。玛德,我的行李箱只装了一件棉被,不,是衣服,是衣服……
预约好的出租车司机已经等候多时,随着他那车一摇一晃(车上真的有点旧,随时都要散架那种)地奔驰在夜幕里,二环高架几乎没有其他车。早上四点的成都,显得格外安静,像闹腾了一天的孩子,终于累了,困了,躺了,我们就在一片安静中离...

太阳没有回答我,
可我的灵魂却听到了它的回答:”要发光!"


笑忘书
作者:李元胜

我们之间隔着时间,就像
早晨和正午之间,隔着突然的雨雾
来到和离开,构成同一张纸
我们是彼此的背面
中间是不著一字的空白
而撕开时,它比想象的更结实
在爱和忘却之间,这么快
竟有了如此之多,疼痛的纤维

我把自己撕开了,大部分留在初夏徘徊
小部分挣扎向前
车穿过熟悉的路,熟悉的倾斜
熟悉的颠簸,我们之间隔着这么多的熟悉
就像隔着,一本读过又必须忘记的书

3

害怕爱如流星
陨落进荒凉的草场

论自知  纪伯伦

一位男子说:对我们说说自知吧。
他回答道:
在静默中你的心通晓了昼和夜的秘密。
而你的耳却渴求你的心知之声。
你想把思想中已知的化作言辞,
你想用手指去触摸你赤裸的梦境。

你这样做就对了。
你灵魂中潜藏的源泉必须喷涌,吟唱着奔向大海。
你无穷深处的宝藏应该被展现在你的眼前。
但不要用天平来称量你未知的宝藏,
不要用标尺和测绳去探究你知识的深度。
因为自我是不可测度的无垠之海。
不要说“我发现了真理”,而应说“我发现了一条真理”。
不要说“我发现了通往灵魂的小路”,而应说“我遇见了在我的小路上漫步的灵魂”。
因为漫步过所有的道路。
灵魂不只在一条小径上行走,也不似芦苇般生长。
灵魂自我绽放,宛若一...

1
 
1 / 6

© Mr.Husky | Powered by LOFTER